日暮乡关何处是,乡关何处

2019-09-15 20:18栏目:书评随笔
TAG:

摘要: 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 很久很久以前,听一个远方的朋友推荐,而且是推荐给别的朋友,被我看见,我就好奇也买了一本。买来后也没什么特别兴趣着急读,包着塑封在书架上躺了好久。 一日兴致就顺手 ...

文/未央亭

摘要: 乡关何处——野夫《乡关何处》读后感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我这刻的心情。只好借用原著的名字来开头。很久没有看一本书看到内心的悲痛让人无法自拔,也很久没有这样一本书让我有说不尽的话,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 很久很久以前,听一个远方的朋友推荐,而且是推荐给别的朋友,被我看见,我就好奇也买了一本。买来后也没什么特别兴趣着急读,包着塑封在书架上躺了好久。 一日兴致就顺手拆了看,看着第一段,我的心就被纠得难受,不自主的代入了作者笔下的那种情境。那种让人内心绷紧的难受,那种无助感,那种哽咽在喉无法呼吸的憋屈,那种泪水盘旋又强忍着胀痛了泪腺的悲伤…… 是故事本身的悲情更是作者文字的力量,我称之为力量,用文字让我悲喜的力量,让我能够感同身受的力量,寥寥几字让人悲欢顿然,怎么不是力量。 她写外婆,尽心尽责地帮助他们一家人渡过了许许多多的生活困境。外婆是念过私塾,而且看过许多古典戏曲的人,还能用真正古代吟诵的方式读诗。在那个僻壤的小山村,很多人都不识字,更别说会写字。外婆是一个文化人,有情怀,一辈子,用她的善心,平和智慧的生活。虽然经历了很多的痛苦挫折,战争以及自己无法改变的社会现实对她的打击。读《乡关何处》有感心得体会.jpg 外婆对他的照顾,对他无需言语,无字可诉,无私至纯的那种爱,超越了他父母对他的感情。外婆去世后,他不相信死亡不可逆转,每晚去坟头点上坟灯,怕外婆不能认得回家的路,次次在坟头痛哭时,他都要把耳朵贴近新土去听,孩子般幻想,听见外婆在棺木里呻吟,立刻就去刨开石子救出她来。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一个人对自己深爱的人才会,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怎样的爱才会再次期待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一辈子不够,需要两辈子再续前缘?希望这一辈子自己受过的美好在下一辈子能够偿还给亲人。 她写母亲,写那逝去的母亲,离他们而去的母亲。留下的那封绝笔,那是心中绷得太紧,以至于怕轻轻一抚,就砉然断裂的弦丝。却又恍若巨石在喉,读后感www.xiaoshuozhu.com耿耿于无数个不眠之夜,在黑暗中撕心裂肺,似乎只需要默默隐匿,便足以砸碎我继承置命尘世这一点点虚妄的自足。为人子女,母亲陪伴我们,经历着所有苦痛的岁月,在即将可以享福的时候,却断然选择了离我们而去。她今在何方?死未找到尸骨,活着未曾享到一天的福,她这一辈子的来和去都是苦。 母亲清高刚烈的性格,让她对她的父亲,一直都充满敌对和仇恨。但又是这样一个让他仇恨的人,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她想洗刷干净的血脉关系,她想脱离干净的姓氏,到最后都给她逃不掉的灾难。 母亲所选择的离开方式——投江,是让子女,让作为唯一的一个儿子,无法面对的悲痛。每当秋水生凉,寒气渐盛时,总想起,那冰冷的水域,我那至今仍暴尸于哪一片月光下的母亲。 写沙塘瓷盆的手艺人刘镇西,徘徊在饥饿线上的刘振西,他的工具箱里放着《楚辞》。这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坚守,在饥肠辘辘中,还想着他的《楚辞》。 写湮没在革命历史大潮中大伯的爱情。 写文质儒雅,永远不卑不亢地微笑着,面对他一切厄运的幺叔。 写君子清且贵,永远穷而不贱故友如波。 写快意恩仇险走江湖,几经沉浮烈士王七婆。 野夫的笔如雕刻的刀,三削两剐一个生动的人物就跃然纸上,聘立读者的心里,随着他的文字,亦喜亦悲。这一个个故人从文字中归来,于野夫是一种故情,愈写愈浓,浓成乡愁。于我是一种感怀,一段特殊历史时期的一方故事。假使连文字都消散于岁月的风暴中,有谁又能证明他曾在此浊世小驻?父辈们动荡战争的历史背景,我辈在历史转型中,经济大潮推涌下快速发展的数字化时代到来,历史俨然已经被淘沥,野夫的文字故事似乎又唤醒我们内心对历史的追溯。 故乡于我是无数的往事堆砌的泥沼,是诗酒猖狂之余,常常失魂落魄地站成的一段乡愁。 ———野夫 野夫常以村夫自诩,我却觉得他雅致,平常里他从不与人争锋,席间不讲话,不讥笑人,不争口舌,有他的地方笑声最多,有人说话不得体,他也呵呵笑了,一派烂漫仁厚。 没听野夫说过苦,他只说重复地做一个梦,站在深秋的蓝天下,赤身裸体,抢着收集阳光过冬,那时的冬天太冷了----残阳越过高墙,把影子放大贴在对面墙上,有电网的投影恰好横过他的脖子,这梦听得真让人难受,是冷透的人世。 这个年头,处处都是精致的俗人,不是因为不雅,而是因为无力,没有骨头。还好,礼失,求诸野,遗失的道统自有民间传承,江湖还隐埋了畸人隐者,诗酒一代。 ———柴静 作者:爱百合

《乡关何处》.jpg

乡关何处——野夫《乡关何处》读后感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我这刻的心情。只好借用原著的名字来开头。很久没有看一本书看到内心的悲痛让人无法自拔,也很久没有这样一本书让我有说不尽的话,说不出的话。平华而雕琢细致的言语,轻声诉说着作者故乡故人的故事。我是读者,也是听者。听着母亲的倔强,外婆的善良。我也是一个观众,看着大伯在组织命运下的蜷曲,看着幺叔随遇而安的文质儒雅。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我不得而知。历史盲的我从不同的书中隐约拼凑了一个模糊的世界。那个动荡的世界,充满了凄苦和悲凉。一生想要摆脱那个抛弃了自己的父亲,却一生都要背负着他带给自己国军之女名号的母亲。两代人为了革命抛洒热血,为了自由赴汤蹈火的大伯,却只能以退休工人的姿态看着旧人成为新专制的走狗。年少离家不谙世事的幺叔却要承担起土地改革中那曾经让他锦衣玉帛的家带给他的地主身份。也许真的有一双命运的手,无形中操纵着你骨子里的宿命,你再拼搏,你再努力。却只是在命运的大河里扑腾,也许浪花四起。但最终,总是要驶向尽头。只是一个人骨子的精神,总是要渗透他一辈子的命运。所以倔强的母亲一生都没有原谅抛弃她的外祖父。一生都在做着她徒劳的斗争。只是这样坚强的母亲,临老也会恐惧一个人的屋子,非要等儿子回来才开始做饭。最后选择留下几十万字的回忆录一个人决绝地离开。所以善良的外婆从来没有仇恨,有的只是对故乡执着的爱。受尽所有人尊敬的外婆即使经受本来她不该承受的悲苦,也不会有怨言。以她博爱的热情,面对着那个抛弃她的丈夫,曾经迫害她家的人。所以理想的大伯悲苦终老。为了自由的信念,为组织发展裆员,进行地下活动。同样是地下裆员的父亲被国军杀害,更让他死心踏地地东奔西走在为组织努力的道路之上。只是理想中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就是他们这一群为了自由而不惜性命去拼搏的事业,在即将成功的时候,他看到的却是冷漠和讥讽。他翘首以盼的姿态成了他自己莫大的讽刺。他一生的挚爱因为情敌的阴谋终究错过,而就是那个利用组织意图强娶他挚爱的情敌,最后却风生水起。一个孑然一身的老人,终生未娶的他阔别40年再看到挚爱的女人,没有亲吻,没有拥抱,他们的自尊让他们不忍再谈一场黄昏的旷世爱情,只是这重逢,就足够温暖那被组织伤透了的心。所以儒雅的幺叔随遇而安知足常乐。他希望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却终究在时代的潮流下委屈在深山数十年。从富足少爷背负上地主的称号变得一无所有。可即使做一个匠人,他还是会穿着打了很多次补丁却还是干干净净的中山装,左上的兜里还要放上他的派克笔。他还是保留这往后梳倒的发型。他不卑不亢得过着起伏的生活。悲苦时,他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供销社的自己的房子也只是在心底稍加唏嘘。平静后,看着已经富足的亲人,也不愿接受太多的救济。他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子使人高尚其志。他也说人生在世,许多变故是不由自主的,但若时时随遇而安,便都能做到知足长乐啊。我一直不知道故乡究竟是一个多么浓重的字眼,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回家只需要几个小时,顶多几十个小时。很多时候已经忘了回家的难得。今年家里一直在翻修房子。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12月份了,差不多是大体完工。天也冷了,剩下的工程是要等到明年了。回家之后,爱打牌的母亲每到下午就会和邻居凑上一桌,玩的并不大,输的多也就几十块钱。我有一天笑着跟母亲说,我这一回家你就可以天天出去打牌了。母亲有点不好意思,反驳说,哪里有天天出去。再说了你没回来的时候,这房子还不是我和你爸两个人弄好的。哪有时间打牌啊。我突然意识到房子从旧到新这样庞大的工程,是父母两个人完成的。那是多少个日日夜夜为了节省人工费而多付出的汗水和心血。我没有任何语言来回答母亲的反问,只能在感动中自责。一次她带我到县城看病,回来时求熟人找了个便车,司机出城后竟威逼我们从车厢下来,一生不低头的母亲为了我哀婉乞求,她看着扬尘而去的汽车悲愤难耐,又不愿让儿子看到一个母亲的窘迫和尴尬,只好将泪水默默吞下。(摘自原文《江上的母亲》描写母亲,略有修剪。)我一进门就忍不住跪地痛苦——我是真诚地不忍让外婆在乡下受苦——我抱着外婆的腿泣不成声,外婆一见我也泪流满面。姑婆一边抹泪一边埋怨:我就知道平儿一来,你就要动摇。外婆要拉我起来,我说您不跟我回去我就永不起来。外婆显然十分矛盾,最后长叹一声无奈地说:好吧,我跟你回。就这样,我又把已经还乡的外婆接回了她实在不愿终老的深山。(摘自原文《坟灯》描写外婆,略有修剪。)或许只有在至亲面前,母亲才会放下她一生的倔强,外婆才会回去她刺痛一生的地方。或许只有在我的面前,我的母亲才会对自己打牌表现出那样的局促不安。在外工作的时候,父亲接电话总会说让我说说母亲,别总出去打牌。我也总有点不忍,在家也会觉得无聊的自己,何尝不知道母亲不过只是找个消遣罢了。个人一直喜欢散文,偏好简单的文字,膨胀的张力。看野夫的这几篇散文,无不让我悲痛。我置身在那个年代里,看着自己的无奈和不屈。我也是在作者的那些故人里看着那个年代里一些真真实实的故事。或许清醒,是需要真正的阅历。而此时的我,正需要这样的书,告诉我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悲情而又温暖,痛苦而又幸福地在这个世界上,逝去而永生。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这是我捧起《乡关何处》时立刻闪现在脑海里的诗句。要谈起故乡、故人、故事,心里总有淡淡的愁绪,这浅浅淡淡的乡愁湮没在光怪陆离的城市里,终于消蚀了原来的炽烈。

野夫把我带入了他的乡愁里。

** 这个深夜必以酒引睡的酒鬼,这个“一流的朋友、二流的情人、三流的丈夫”,做过警察、囚徒、书商,一直在汉语写作的边缘地带寂寞地生活,能以《汉书》、《离骚》下酒的风流才子;终于破门,邀请天地、日月和历史作伴,为我们谱写了一系列的挽歌。 —— 余世存 **

野夫的祖父是地主,外祖父是“旧军阀”,父亲是“地主”,母亲是“右派”。在战火频仍年代,外祖父离家开始他的戎马生涯,而外祖母带着母亲东躲西藏,饱受乱离之苦。后来外祖父隐瞒婚史,再娶妻生子,可怜一大家闺秀带着孤女艰难求生却还要被扣上“历史不清”的帽子。文革时期,攻击母亲的大字报贴满了门窗,频繁的抄家连缝纫机也被拎走。两个姐姐失学,我生病辍学,父亲患癌离世,随后我入狱·····母亲忧患一生,为了不拖累儿女,最后选择自沉长江。

版权声明:本文由天津时时彩平台网站发布于书评随笔,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暮乡关何处是,乡关何处